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埃因霍温怎么打造开放创新场

埃因霍温怎么打造开放创新场

 2019-11-02 17:57:03
[摘要] 张少先根据自己与多家“单打冠军”的合作经历,认为产业级创新基本都是由需求拉动。荷兰埃因霍温是欧洲技术最集中的地方之一,一个名副其实的创新之都。埃因霍温拥有几十家硬科技领域里的“隐形冠军”。在整个的产业

张少先根据自己与多家“单打冠军”的合作经历,认为产业级创新基本都是由需求拉动。熊程 摄

■专家简介

张少先,荷兰vision & action中欧技术合作与产业化公司总裁、中科院微电子所兼职研究员,在埃因霍温科技大学获得光电子学博士学位,曾在全球光刻机龙头企业阿斯麦(asml)公司从事研发工作。

荷兰埃因霍温是欧洲技术最集中的地方之一,一个名副其实的创新之都。如果按国际专利来统计,全球1.25%的专利产生在这里。埃因霍温拥有几十家硬科技领域里的“隐形冠军”。例如做光刻机的阿斯麦,一台设备可以卖10亿元人民币。

在整个的产业创新方面,埃因霍温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正如在珠三角生产手机,我相信在方圆几公里或者几十公里范围内,所有的供应链就能齐备。在埃因霍温,谁想要做一个产业技术的创新、研发某种新产品,都可以进行外包,很容易就能把这些创新要素整合起来。

这几十家企业的成长,与埃因霍温独特的创新环境息息相关。这套东西讲起来似乎也很平常,但是非常值得大家学习借鉴。

开放创新助阿斯麦“逆袭”对手

我博士毕业之后曾经在阿斯麦工作过四年,对它的发展历程做过细致的研究。所以我们先解剖阿斯麦这个“麻雀”,借此看到开放式创新体系在微观层面是怎么一回事。同时,也探讨一下在这种开放式创新背后,有着怎样的生态体系和商业规则。

阿斯麦就是专注于系统集成、市场开拓。到底要干什么东西?你给谁干?企业要把这“一头一尾”牢牢抓在自己手里面。除了整机设计、全局性关键技术开发和系统整合,其他全部通过开放式的创新与大范围的协作来完成。

中间的过程不是不重要,而是开放式的。埃因霍温当地的电子、磁学、光学、装备等各种领域的研发型企业都参与进来,就像搭积木一样高效。这些公司不仅数量多,而且在专业细分领域也处于世界领先。

为什么说光刻机那么难?它是人类工业的皇冠,把所有最尖端的东西全都用了,每一个细节都是人类工业的极限。阿斯麦能够整合指挥外部几百家企业、几万名工程师一起做这件极复杂的事情。几间屋子那么大的产品,一台能卖10亿元人民币。

这个模式其实不难理解,制造业企业平时做生产外包的时候全是这样来操作的。把它换成生产外包管理,就是一种很熟悉的事情。但阿斯麦的特色在于,研发一个新东西的时候也可以用这套体系。

成立之初,阿斯麦就朴素而自觉地推行了外部生态体系建设。它曾经是飞利浦研发部门旗下一个项目,独立成为公司时遇到很多困难。因为光刻机本质上就是个“大照相机”,蔡司镜头是阿斯麦最重要的合作商。阿斯麦就去找蔡司,要求在镜头供应上提供优惠的协作,并承诺超额利润分享。

进入本世纪,阿斯麦迅速建立起行业领导地位,在新一代光刻机上遥遥领先于此前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尼康和佳能。这其实是开放式创新体系的胜利。因为当面临着代差性技术升级时,以前的积累有相当一部分可以说是“不算数”的。企业如果靠着自己,或者是比较固化封闭的体系来一步步探索着走,就很慢。与之不同的快速布局方式是,同时找一批术业有专攻的协同单位,给他们提出探索方向需求,对每家都提供节点淘汰的渐进式合同,在各个方向上同时推进,大幅提高整体效率。阿斯麦就采取了这样一种方式迅速甩开竞争对手。

阿斯麦在企业内部也实现了高效协同,销售、市场、技术、供应链、客服等一体化工作,这个本事很多企业都没有。我10年前在阿斯麦的时候,研发部门有5000人,配合摩尔定律每18个月左右都必须推出新一代产品。对于光刻机这样复杂的产品,在高速发展中,既能保持整体的品质稳定,又能保持微观的创新活力,阿斯麦体现出了非常高的管理水平。

企业需求拉动形成创新链条

移动互联网时代,大众对快消品和网络应用的创新比较熟悉,这些创新很多在快速迭代中完善,不一定要求严谨布局和系统性的演进,经验性方法很多时候更有效些。但在光刻机这样的复杂性装备背后,方方面面的影响因素非常多,大部分超出了经验之外,我们无法以经验的方式去管理。

企业家需要对世界的复杂性有深刻的认识,从本质上提升做事的体系、方法。当然不仅是复杂性装备,很多企业家可能都有体会,越在自己的行业里深入,面对的越是一个多元化的问题。行业头部企业、“单打冠军”不断专精下去,其实越尖端的单点问题往往越需要综合性的解决手段。一些细节表面上好像没什么,但打开之后又是另外一个新世界。

我的观察是,大企业有大企业做法,中小企业有中小企业的做法。如果就从中小企业的视角来看的话,创新是在大致四个层次上很好地结合。大学是在最底层的层次上做基础研究,各种应用研究所是第二层次做应用基础研究,第三层次是大量的专业技术服务公司做应用开发,企业是在最上面的市场应用层次上。

大多数领域的中小企业很难跟大学和应用研究所直接合作,埃因霍温有大量的专业化技术服务公司来支持企业做应用创新。对于一家中小企业来说,我把自己从市场中提炼出的创新需求跟一家在相关领域非常专业的技术服务公司讲,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再由他们请专业研究所来支持,依次传递到基础研究。并且这个过程是个明细的经济账,涉及项目制的进度管理和明晰的知识产权定义。这是一个整体效率高和资源配置较为优化的创新过程。

产业级创新基本都是需求拉动。通过跟20多家在荷兰、德国、比利时等地的“单打冠军”合作,我的这种体会非常强烈。当自己说自己有一门手艺,或者自己在哪个方面很强,想把它变成一个能够销售出去的产品、形成整个链条,这是极难的事情。但是反过来讲,客户有了明确的、愿意直接来付费的需求,再传导下去的话,两者成功率至少差一个数量级。

企业是创新需求的驱动主体,但不是创新过程的承载主体。创新过程没有单一主体,是个分层次的体系,哪个层次高人一等,是定位不同。

成熟商业生态支撑开放式创新

阿斯麦这类企业是在埃因霍温的开放式创新土壤中成长起来的。这个地区给其提供了营养,有一套生态体系和商业规则、共识,有一系列很朴素的制度性安排。在这个地方,按照一定的套路,很容易能做出来创新性成果。埃因霍温的企业来找技术服务商合作,双方在三个方面会不需要做太多探讨,但这在其他地方可能会是很大的问题。

第一个方面就是知识产权归属,这是一个重要问题。这里有一套约定俗成的文化和商业规则。这包括两点。一方面,出资者拥有新产生的知识产权。另一方面,技术开发方不可以为同行业做相似的东西。其他有的地方可能是,请一家公司或研究组接受委托开发了一件东西之后,可能稍微变化一下就给别人做,他也几乎没有觉得什么不妥之处。如果在这种事情上没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很容易执行的规矩,企业创新服务做不起来。

第二个方面是风险控制与承担。创新都想做,但创新就要投入,就要承担风险。不仅是财务风险,而且还有时间成本。并且在做一件创新工作的时候,可能有多种路径选择,怎么来控制风险?技术开发方是受委托开发,拿钱办事,不承担风险。在实践中,创新的工作要分阶段走,比如第一阶段就一小笔资金,做初步可行性研究,把方向性的东西很简洁地讲清楚即可。然后再通过详细可研、样品、样机、小规模、大规模一步步分阶段走过来。委托方和开发方以合同关系,清晰地界定每一步,并且每一个阶段后可能通过终止来止损,这样通过控制走的节奏来控制财务风险、时间风险,实现“小步快走”。

埃因霍温有一种鼓励创新的精神,允许创新失败。技术提供方就是失败了,也能拿到已做的工作应该收取的报酬。从企业角度来讲,这些事情最终都要算经济账,通过上述小步快走的方式把风险控制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内。

企业进行创新支付了很小的一笔研发费用,后来不小心挣了一亿元,但这是企业的运气,开发者也别眼红,因为这个付费研发中产生的知识产权是归企业的。但反过来讲,当企业花了一大笔研发费用来做创新,但这件事情最后失败了,开发方拿研发费用也心安理得,双方按照合同约定互动。

第三个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探讨的方面,就是技术成熟度等级。对于一个项目能做到什么程度,大家有着清晰的共识。企业不会指望着创新就一下子做出产品来。产业创新有自己的内在规律,技术成熟度从一到九级,每一级都有其内涵和定义。一个技术开发商可能只做到第五级别,第六级要找其他人做,这是一套体系。

在埃因霍温做创新研发有这样的套路和规则,及所形成的生态系统。创新,特别是严肃的深层次创新,没有规则和系统是不可能的。

飞利浦大平台孵化创新“单打冠军”

开放式创新体系之所以能够比较好地在埃因霍温建立起来,飞利浦很重要。很多都是飞利浦孵化出来的,本来都是同一个家族,大家的管理方式、文化差不多,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所以大家互相的信任度高,沟通成本、交易成本又低了。

阿斯麦从1984年在艰难的情况下成立,1988年就获得盈利。飞利浦对它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埃因霍温有几十家“单打冠军”,其中绝大多数都跟飞利浦有渊源,它们早期的创新很多都是飞利浦培育出来的,根在飞利浦。上世纪60—80年代的飞利浦,规模非常大,而且开展了很多的基础研究和关键技术与装备的布局,不追求短期回报。阿斯麦的前身就是飞利浦研发部门的一个项目,技术溯源可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1984年阿斯麦独立出来后也持续地受到飞利浦的全面支持直到1995年上市。做一件复杂性很高的事情时候,要有能够提供丰富资源的技术孵化和产业化支持平台。像阿斯麦这么厉害的企业,如果没有像飞利浦这种超大型组织约30年的培育和支持,很难取得今天的成功。阿斯麦以及孕育了这样一批单打冠军的体系不是一般意义上完全市场自由竞争环境的产物。这对中国的体制机制也是很好的对比印证。

荷兰的市场经济非常完善,现代市场经济其实相当程度上就是在荷兰发轫,埃因霍温这里的产业集群和生态体系的发展历程很值得玩味。中国发展到今天的阶段,创新体系也需要更加协同、开放,希望埃因霍温的经验对中国能够产生借鉴。

相关文章

  • 超燃!高校2500名学生花式表白祖国 高声祝福“生日快乐”

    国庆阅兵武器装备是阅兵中最受关注的部分,1949年阅兵时“万国牌”,到2009年装备已100%国产化。1959年的59式主战坦克亮相,1984年的战略导弹,1999年的歼八Ⅱ,以及2009年的歼10都

  • 教育伦理与师德理论亟待深入研究

    近日,以“新时代教育伦理、师德建设与教育现代化”为主题的全国第七届教育伦理学术研讨会在吉林大学召开。会议由中国伦理学会教育伦理学专业委员会主办,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师德研究与评价中心承办。全国

  • 港股消费者服务板块领涨大市 澳门本地股集体大涨

    高澜股份表示,东莞硅翔经营稳健,未来两方将通过资源整合发挥协同效应,实现公司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液冷散热系统产品的突破。未来三年至2021年,东莞硅翔承诺,公司净利润将分别为3200万、4300万、52

  • 千年一遇美少女现在喝出啤酒肚?桥本环奈节目小腹突出引热议

    但是有人最近发图表示桥本环奈好像长了小肚子了,而且可能是喝啤酒喝出来的。近日在一次电视节目上,眼尖的网友发现桥本环奈小腹间鼓鼓的,好像有了小肚腩,该不会是“啤酒肚”吧?另外桥本环奈几乎在工作结束之后都

  • 跨多省造假货 苍南公安查获假冒白酒包材12.7万余件

    日前,浙江苍南公安破获了一起特大非法制售注册商标标识案,捣毁制假窝点一处,抓获犯罪嫌疑人两名,查获假冒多个品牌的白酒包材12.7万余件,涉案总金额超300万元。严密布排之后,苍南公安经侦大队展开抓捕行

  • 2020年考研报名正式启动这份考研时间表请收好

    从今日起到31日,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进入正式报名阶段,各位备战已久的小伙伴们准备好了吗?具体报名时间及考试时间就在下图最后提前祝考生们金榜题名,逢考必赢!!(曾震宇)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

  • 城市青年变身硬汉风,安全配置提升,全新RAV4预售价20万起

    新车二手车,参谋找南哥!这几天,全新的奔驰c级c 200 l上市了,一共三款车型,售价30.78-31.58万元。不要被命名方式弄晕了,全新的c 200 l,代替的是在售的c 180 l车型。车身尺寸

  • 蔬菜进货价一毛,卖货价一块,商贩还说不赚钱,咋回事?

    而呼吸道疾病的重要特点就是发病反反复复难以去根,让养猪人很头疼,就这个问题笔者咨询了有关专家,专家认为“四管齐下”或许会对呼吸道疾病的防控起到一定的效果:第一管、加强通风猪舍中的有害气体和固体粉尘都会

  • 红星美凯龙股东大会批准委任靖捷及徐宏为非执行董事

    红星美凯龙发布公告,该公司于2019年10月16日举行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批准委任靖捷为公司董事会非执行董事,及批准委任徐宏为公司董事会非执行董事。

  • 美国华盛顿枪击事件 距白宫约3公里

    当地时间19日晚,美国华盛顿特区西北部发生枪击事件。导致6人中枪,其中1人死亡,1处于危急状态。事发地距白宫约3公里。此前有外媒报道称6人被枪杀不实。华盛顿警方正在搜寻两名持有类似ak步枪的男子。】奥